南昌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相关信息
 
思政课教学专题
思政课教学文章
思政课教学课件
经典文献(原著)
《马原》精品课
毛邓三精品课程
《纲要》精品课
《思修》精品课
 
文章点击排行
·新潮流系:民进党内最具战斗…
·从“华盛顿共识”到“北京共…
·提高党领导意识形态工作能力…
·现代化理论视野中的科学发展观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的关系
·美国明防中国暗防日本
·社会多元化发展与社会中间阶…
·[今日台湾]美台军事关系现…
·金融资本全球化与中国经济安全
·朝鲜核试爆有何后果
 
阎学通:国家为何以尊严为崇高目标
作者:阎学通 更新:2009/9/18 来源:环球网 点击:1562
 国家为何以尊严为崇高目标


  ———对“国家能力与财富”讨论的回应


  阎学通


  自3月13日发表《致富不是国家最崇高目标》以来,《环球时报》刊登了一些讨论文章。这反映出民众十分关注我国发展方向的问题。积累财富和提高尊严是两种不同的价值观,它们既可以用于指导人生也可用于指引国家方向。讨论文章涉及的问题、概念和历史事实很多,难以用三千多字的文章一一作答,故本文仅就民富、国强和尊严间的关系略谈管窥之见。


  国民盼国强胜于国富


  “民富国强”是国民的合法要求。“国富民强”曾是国人普遍认可的国家目标。其“国富”指朝廷拥有巨大经济财富,“民强”指民众具有攻城守疆的强壮体魄,即身强体壮武艺高超。封建国家的权力归统治者家族独有,政府和民众都是统治家族维护其利益的工具,因而“国富民强”是合法的国家目标。然而,现代民族国家的权力属于人民,政府是维护国民利益的工具。政府与民众之间主仆关系的这一改变,使身为国家主人的国民有权要求国家强大,以实现他们致富在内的多种利益,于是“民富国强”成了国民的合法要求。


  民富靠人民自己的劳动而非福利制度。财富是人民自己通过劳动创造的,政府并不创造财富。即使欧洲社会福利水平很高的国家,其政府也从不认为是自己给人民创造了财富。政府实行的福利制度是将人民创造的财富进行再分配,而再分配本身并不增加全民财富。福利制度具有为弱势群体提供基本生活保障的功能,但不具备使国民发财致富的功能。


  国强可使全民受益而国富不能。国富并不意味民就富。人均GDP的增长只表明国家财富增加而非民众财富增加,即1个百万富翁+99个乞丐=人均1万≠100个万元户。倘若政府或少数富人支配了绝大部分的全国财富,还可能是国富民穷。国强却可使全民都获得安全与尊严。一国获得奥运最多金牌的能力不仅带给参赛运动员荣誉,也给全体国人带来光荣和喜悦。观史可见:清末表明,国家能力落后要挨打;明末说明,国富但弱也要挨打;宋末则证明,民富国弱同样要挨打。


  民盼国强胜于盼国富。有人认为,日本人只关心自己个人财富而不关心国家强大与否。其实不然。国民盼国强是普世现象,日本国民也不例外。冷战后,日本国民普遍支持政府做政治大国的政策和争取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目标,很少有人因担心影响财富增加而反对这一国家目标。本月,美国表态要击落朝鲜发射的火箭,日本积极部署军舰参与这一行动。当美国改变决定不对朝鲜采取行动时,日本政府陷入窘境,因为日本无论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无力自主决定是否击落朝鲜火箭。对此,日本媒体将其视为民族羞辱,批评政府无能。


  国强是国民尊严的基础


  民富国未必强。国家能力是综合性的,它由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不同实力要素结合而成的。民富是国家综合经济能力中一个方面强的表现,但它不表明国家的其他实力要素也强,更不意味着综合实力强。有人只看到苏联这种国强民不富的例子,而忽视了列支敦士登、挪威、冰岛、爱尔兰、瑞典、瑞士、丹麦等众多民富而国不强的例子。美国2007年人均GDP排世界第九,但位于其前的八个国家经济、政治、军事和文化能力都大大低于美国。民富只是国家众多能力中的一种能力,民富并不必然国强。


  财富不能无条件转化为国家能力。国力要素具有不可转换的特点,也就是说任何一种能力都不可能任意转化为其他能力。以经济财富为例,沙特阿拉伯多年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石油资源和大量的外汇储备,但是沙特却未能用石油和外汇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一流军队和培养出一流的科学家。无论是国家财富还是社会财富,将经济财富转化为其他能力都需要长期的实践。简言之,国家能力不是买来的,是从实践中练出来的,经济建设能力也是如此。


  国民尊严建立在国家的强大能力之上。国际社会与国内社会的性质区别在于前者是个无政府体系。在这个体系中,国家和国民的尊严以国家能力为基础而非以国家或社会的财富为基础。俄罗斯与日本的北方四岛争端已经多年。日本的GDP于1988年就超过了苏联,苏联解体后这一差距进一步拉大。2007年日本的GDP和人均GDP分别是俄罗斯的3.4和3.9倍。然而,日本强于俄国的财富却不能使日本在北方四岛问题上有效地维护其领土完整尊严。1942年,苏联和德国的GDP分别为2740亿和4170亿美元,苏联是德国的65.7%,但苏联靠其军队强于德国的在寒冷条件下的作战能力守住了斯大林格勒,扭转了战局,维护了民族尊严。


  综合国力是民族尊严的基础。综合国力=操作性实力(政治实力)×资源性实力(军事、经济和文化实力)。只观察单一实力要素变化是得不出综合实力变化结果的。例如,本世纪小布什执政时期,美国的军事实力上升,但其政治实力下降,结果是美国的综合实力下降了。自1978年我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我国经济能力呈持续增长之势,从未发生过负增长现象,但在这30年中我国的综合实力却呈现为N字型。苏联的解体则说明,当一个国家的政治能力,即操作性实力为零时,无论国家有多少资源性实力,综合国力都等于零。由此可见,只提高经济实力而忽视其他国力要素的平衡发展,有弱化民族尊严基础的危险。

  以能力为目标才能实现民族复兴


  不平衡发展是不可改变的自然规律。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永世强盛,这是由实力发展不平衡规律所决定的。然而,并不因为国家无法永世强盛,弱国国民就不期望国家强大,强国民众就不期望维持其国家强大的地位。人类改变不了自然规律,但人们仍希望自己有生之年处于国家不断强盛的时期,而不是走向衰败的阶段。从哲学上讲,所有国家最终都要消亡,但这并不能否定国家在某一历史阶段的强大的意义。这如同人虽最终要死,但一个人活得精彩与否仍然具有重要意义。否则,国家和国民就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国家能力建设是无止境的。正是因为民众希望生活在国家走向强盛的阶段,因此国民希望国家不断强盛且强盛期越长越好。对于崛起国的国民来讲,这种期盼使他们担心国家的崛起半路夭折或未强先衰。对于历史上曾经几度创造了世界最强国的中国人来讲,面对先辈的四大发明我们不得不扪心自问,我辈是否有能力再次创造同样辉煌的人类奇迹。以往150年来,美国人、苏联人、德国人、日本人、意大利人、法国人、英国人都做出过许多努力,或是争夺强国地位或是维持强国地位,其中最成功的是美国人。以能力建设为国家目标可使国家生于忧患,而以增加财富为目标则可能令国家死于安乐。


  以国家能力为目标可以激励国人永不松懈。国家能力是个复合目标,而国家或社会财富则是单一目标。国家能力包括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多个领域,每个领域又有无数的具体能力。即使在经济领域,能力也是多样的。例如,金融能力与贸易能力就是不同的能力。我外贸顺差能积累起世界上最多的外汇储备但却建不起来世界级的金融中心。我一些国企在世界五百强中位居前列,但我国经营跨国公司的能力却不强。财富的多寡以货币量为标志,因此若以增加财富为国家目标,难免以增加货币量为国家目标。在这单一目标指引下,就有像石油国家那样富而不强的可能。然而,若以能力为目标,在追求复合目标的过程中,无论国家多富有,我们都可以发现某国的某种能力强于我们,从而鞭策我们不休止地去提高国家能力。例如,我国电子网络能力远强于卡塔尔,但我国电子政务却缺乏卡塔尔用电子签证办理出入境的能力。


  增强政治能力是实现民族复兴的根本。在此次讨论中,许多同志提到均富的重要性。均富体现了社会公平与正义,其更为本质的是体现了国家的一种政治能力。公平和正义本身并没有将财富转化为能力的功能,但有巩固国家政治动员能力的作用。笔者以为,综合国力的基础是政治能力而非经济能力。如果中国政府没有能力于1978年纠正文革的错误路线,就不会有中国过去30年的经济成果。克林顿和小布什分别给美国民众提供了两种不同的政治领导,其结果是克林顿政府扭转政府赤字,增强了国力,而小布什政府增加了美国的财政赤字,削弱了美国的经济实力。迄今,学者们还没有发现中国历史上的兴衰与中国财富的多寡之间有什么因果关系,但普遍认为与国家政治能力具有正相关关系。中国能否实现民族复兴和以什么速度实现民族复兴,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国政治实力的增长速度。荀子总结先秦时期的经验是,“修礼者王,为政者强,取民者安,聚敛者亡。”  (作者是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 联系我们 | 
  地址:南昌大学前湖校区 法学楼2楼 Tel:0791-3969447 领导信箱: hbx3969@163.com
  版权所有©南昌大学马克思主义(政治)学院(2010)  程序设计: 胡咏春(QQ7884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