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相关信息
 
思政课教学专题
思政课教学文章
思政课教学课件
经典文献(原著)
《马原》精品课
毛邓三精品课程
《纲要》精品课
《思修》精品课
 
文章点击排行
·新潮流系:民进党内最具战斗…
·从“华盛顿共识”到“北京共…
·提高党领导意识形态工作能力…
·现代化理论视野中的科学发展观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的关系
·美国明防中国暗防日本
·社会多元化发展与社会中间阶…
·[今日台湾]美台军事关系现…
·金融资本全球化与中国经济安全
·朝鲜核试爆有何后果
 
沈丁立:朝核问题的三大悬疑
作者:沈丁立 更新:2009/9/18 来源:环球网 点击:1310

  在朝鲜发展核武器问题上,长期存在着三大悬疑。一是朝鲜发展核武器是目的还是手段。二是针对朝鲜核危机,我们的目的是半岛无核化,还是地区和平。三是六方会谈的目标是朝鲜弃核,还是地区稳定。


  其实,上述三大悬疑的内容具有一定相关性,可能互为因果,也可能相互对立。看问题可以是从现实的角度分析最坏可能,也可以从合作的角度争取最好结果。从利益谋取和政治宣示的方面,总要避免非此即彼,而应争取鱼和熊掌兼得。但在实际操作中,六方会谈的每一方没有一方不在防范最佳期待落空而最坏可能变为现实。


  悬疑之一,是朝鲜发展核武器目的何在。有一派认为朝鲜旨在通过发展核武作为手段,来谋求对外关系的发展。根据这种观点,理论上存在着朝鲜弃核的可能,即只要朝鲜运用发展核武的手段达到其目的,朝鲜也就可能弃核。所以,旨在朝鲜弃核的六方会谈实质上是朝鲜以弃核为代价来实现安全,而其他各方则以满足朝鲜的合理期待而实现朝鲜不基于核武器的安全。如果根据这种观点,六方会谈或许能够成功达到目标。但由于朝鲜核问题的现状与趋向已同六方会谈6年前开始时的状态大不相同,所以这种理论假设正变得越来越缺乏事实支持,尽管理论上在将来它仍可重获生命力。


  与此不同的观点认为,朝鲜发展核武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核武器,所谓以弃核交换安全的表象只是在不变初衷的前提下谋求其他益处。额外的好处包括:在获得核武器前的关键时段,以弃核谈判获得外部安全的保障;通过谈判削弱国际社会对朝鲜发展核武器的共同压力,尤其是通过谈判分化外部世界对朝鲜核武发展制裁的集体意志。此外,在放弃一些非核心核设施功能的同时,确保这些设施的恢复可逆性,同时从谈判方获得其他利益补偿,譬如政治经济关系的改善并取得一些援助等。这种假设的基本特征是朝鲜发展核武器是战略决策,所谓弃核是确保拥核的阶段性战术。


  我们无法了解朝鲜战略精英的真正思想,何况其思想在特定内外条件下也可能变动。但六方会谈以来朝方核发展与核限制的总体变化表明:如从现实主义的“不可弃核”论角度认知核武器在朝鲜国家安全战略中的作用,可以解释朝鲜不得已参加六方会谈并以谈判为手段推进核与导弹发展的多数行为,而“可弃核”论则缺乏强大的解释力。这种逻辑预示朝鲜在未来也不会真心弃核,无论它是否重返谈判。


  悬疑之二,针对朝核问题,我们的目标是什么。一派认为必须强硬地坚持弃核,不允许半岛有任何核武器。另一派同样反对朝鲜发展核武,却认为还存在着比反对朝鲜发展核武器还要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朝鲜半岛的稳定。虽然前一方认为反对朝鲜发展核武器也是为了维护地区稳定,但后一方的论证更为复杂而且不乏全面。


  任何一派观点都可旁征博引。反对朝鲜发展核武器派可能认为以色列发展核武器后引起中东地区持续不断的核扩散,但地区稳定派则有更多实例支持其观点。他们认为美国一家有核武器将导致世界不稳定,虽然他们也不赞同美苏核竞赛,但认为世界有两个核国家总比只有一家更为稳定。他们认为中国有了核武器而不是没有核武器使中美关系更稳定,并使世界更安全。他们可能也认为印度有了核武器后印美关系更稳定,美国更在战略上重视印度,甚至试图利用有核的印度牵制中国,而印度、巴基斯坦都有了核武器后印巴关系更稳定,无论在印度发生了如何涉巴的恐怖事件后,印度都已不再把对巴实施大规模报复作为实际选择。这些事例可能对防扩散非常不利,但作为事实却教育着我们对防扩散的逻辑考虑得更为缜密。


  持有地区稳定重要性高于防扩散论者并不支持朝鲜发展核武,但在威胁排序上与单纯防扩散论者观点相左。在针对印度发展核武的问题上,美国从制裁到取消制裁再到给予印度民用核能支持,甚至在战略上怀有平衡中国发展的意图。这些,对人们反思防扩散究竟该占国家安全的何等地位,也是一个刺激。


  悬疑之三,六方会谈目的何在。对于坚持朝鲜弃核论者,将发现六方会谈前路更为艰难,虽然我们可以不畏困苦。人们大可不必把朝鲜宣布永久退出六方会谈当一回事。这是平壤的政治决定,当然还可以因为政治而逆转,只要人们奉陪那个国家足够面子。但要是认为朝鲜回到谈判就是成功,那可是十分幼稚。用“不可弃核”论观察,朝鲜退出谈判是为了发展核武,回到谈判还是为了发展核武。所以从“地区稳定论”出发,无论朝鲜是否回到谈判,我们都需要控制局势;无论朝鲜是否有核,它都需要担负应有的责任。


  朝鲜和它以外世界的相互责任是:朝鲜的外部世界不应威胁朝鲜,美国尤其不该称朝鲜是“邪恶”和“暴政”,更不该侵略另一个同被美国称做“邪恶”的国家。只要美国威胁朝鲜而不思悔改,六方会谈是不可能使朝鲜感到安全的。同时,无论朝鲜发展以及拥有什么军事手段,朝鲜只能将其用于自卫,不能超出,不然属于不当,必将遭受损失。


  只要美朝两家做到这些,只要美朝各自奉行防御性安全战略,朝美关系就将是稳定的,东北亚地区也就更有和平希望,人类也就更为安全。六方会谈的小目标是朝鲜弃核,大目标应该是地区和平,它应同时寻求这两个目标,兼具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作者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 联系我们 | 
  地址:南昌大学前湖校区 法学楼2楼 Tel:0791-3969447 领导信箱: hbx3969@163.com
  版权所有©南昌大学马克思主义(政治)学院(2010)  程序设计: 胡咏春(QQ7884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