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相关信息
 
思政课教学专题
思政课教学文章
思政课教学课件
经典文献(原著)
《马原》精品课
毛邓三精品课程
《纲要》精品课
《思修》精品课
 
文章点击排行
·新潮流系:民进党内最具战斗…
·从“华盛顿共识”到“北京共…
·提高党领导意识形态工作能力…
·现代化理论视野中的科学发展观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的关系
·美国明防中国暗防日本
·社会多元化发展与社会中间阶…
·[今日台湾]美台军事关系现…
·金融资本全球化与中国经济安全
·朝鲜核试爆有何后果
 
隗静:避免刺激美国的敏感神经
作者:隗静 更新:2009/2/23 来源:环球网 点击:3794

中美政治“口水战”的减少意味着什么


  “过去50年的对华研究重点是在政治方面,而现在重点变成了经济。”最近,研究了中国50年的美国著名学者史景迁教授,在一次纪念中美建交30周年的会议上这样评价,并以此判断2008年是中美关系和美国的对华研究进入一个新阶段的标志年。


  这个看似简单的判断,实际上有着不一般的意义。只有在美国与其盟友国家的关系中,最重要的成分才是经济关系。美欧、美日的相互交往中政治分歧已占很少比例,大多数双边“外交政策”是为了在涉及第三方的问题上协调行动,以达到共同目的,而不是为了如何改进双边关系。正如一位前白宫官员所说,美国总统与盟友国家的首脑峰会,通常是最短、最容易准备的,因为双方可以直接切入具体问题,不需要在阐述各自政治立场上反复斟酌。


  过去30年,中美在政治议题上的争执占了两国交往的大部分内容。其中有中国的历史原因,如中国国内政策经历了从政治为主到经济为主的改革;又如,无论从总量上还是从占有世界经济的比例上看,30年前的中国经济都不可能对中美关系,或对国际关系产生任何大影响,“经济外交”无从谈起;此外,也有美国对中国的认知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原因。美国国内在对华政策上的讨论经历了“接触”、“遏制”、“中国威胁”到接受中国崛起等阶段。中美各自的国内政治差异,也曾使双方必须在各种“立场”与“主义”等意识形态问题上大费口舌。


  不过,今非昔比。今天中美之间的政治分歧不断减少,交集增多,美国朝野基本上接受了中国崛起的事实,这些为双方减少“口水战”,集中精力发展更加务实的、更加实质性的经济关系奠定了基础。中美经贸与金融关系已经融入各自经济方面的广泛领域,并且共同对世界经济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包括史景迁在内的数位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人都说:现在研究中美关系必须要懂经济。


  中美实质性的合作将会触碰美国敏感神经


  对中国而言,更实质性的中美合作,则往往意味着将会触碰美国的敏感神经。因此,我们在坚持维护自身核心利益的同时,也应当学会识别美国的敏感神经,采取战略手段避开对美国敏感神经的刺激。


  经济是美国维护超强国力的命脉。近年来,美国官方与学术界越来越将能源、资源、气候变化、跨国投资、货币政策等传统经济领域问题视为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情报研究部门预测,未来15-20年间世界大国之间的“战略竞争”———不同于上世纪的领土纷争或意识形态对峙———将集中在贸易、投资及高新科技等经济领域。


  中美在经济关系上相互依赖程度的增加,充分说明了一方影响另一方的政治、经济利益的能力也在增加,中国越来越接近美国的“中枢神经”了。因此,中国方面需要意识到,一些无意识的政治或外交姿态也有可能给美国带来实质性的利益伤害。中国决策者在制定政策时不但要考虑中方利益,也需要考虑太平洋彼岸的反应,并为引导美方做出积极反应而预先准备。


  最近,美国支持中国海军到亚丁湾参与打击海盗的国际行动,是两国关系加深实质性合作的又一明显标志。无论这一决定的动机是出自“实力被削弱的美国”在亚丁湾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还是出自密切跟踪中国海军发展的美国希望一睹中国海军实战能力的策划,其结果都为中美两军合作开辟了新的空间。与以往偏重象征意义的军事交流相比,两军第一次联手解决国际安全问题,为未来的合作提供了更坚实的基础。如果中方能够在最敏感的军事关系上通过实例、解释和沟通证实中国不威胁美方的安全,两国与两军的互信就可能迅速增强,未来30年中国可能在国际维和、海运通道安全、国际反恐等领域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伙伴。


  中美加强实质性合作,使得双方相互成为对方重要的“利益攸关者”,在利益得失上的争执将更加具体化、专业化。未来30年,20世纪的纲领式的、框架式的、口号式的外交方式已经不能达到理想效果,维护双边关系将需要大量通晓金融、经济、法律、传媒等多方面的专业人才。在对美交往中,中方仅仅了解美国一国甚至北美洲也已经不够,因为美国“海外利益”遍布世界多个角落。对此,中国越是综合掌握这些“海外利益”的相互关系和整体影响,才越能更快找出触及美国神经的“敏感穴位”。


  美国适应与中国平等的新角色需要时间


  在过去中美建交以来的30年中,双方角色并不对等,中国主要向美国学习,美国主要向中国输出资本与经验。现在这种“不对等的地位”正在改变。但是,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历史已有半个多世纪,美国适应与中国平等相待的新角色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甚至美国人抗拒接受这样的现实也是可以理解的。因此,中方在争取和保护本国利益的同时,还需要关注美方的“感受”,多做少说,注意细节和方式,避免“刺激”美方的敏感神经。


  比如,在中方采取重大外交或军事行动之前,如给某国大笔经济援助或与某国进行军事演习,礼节性地直接或间接“知会”美国及其他主要相关国家,免得后者为这些重大举措的突兀而措手不及,就可能为中国赢得善意。“知会”不是要“争取批准”,而是减少国际交往中的“震惊”。毕竟,政府和普通人一样,对“震惊”的最先反应通常都是不理智的,其感情用事造成的先入为主的舆论也非常难以消除。


  多做少说并不是不说。在“战略沟通”越来越成为维护国家形象与国家安全重要手段的今天,适时和及时的沟通是避免误会与误判的关键。特别是在中美之间互信程度还较低的阶段,多向美方解释中方行动的意图与目的,吸纳美方的参与和建议意味着“给足面子”,对解除其疑虑是非常必要的。针对笃信“行动胜于雄辩”的美国人,中方还要保障承诺与行动的一致,以言而有信的方式赢得美方的尊重。


  再如,近年来不只一位美国前政府官员和学者公开提过一些中国官员和企业家日渐增长的傲慢。他们举例说在某些国际研讨会上,有中方人员只关心自己的发言,对其他与会者的意见不屑一顾。还有一些第一次到美国的中国人就指手画脚,说美国这也不如中国,那也不如中国,作为老牌世界强国,美国人当然不喜欢这样的炫富。正如一位资深美国外交官所说:“真正有实力的国家是不需要炫耀的。”


  总之,从1949年到1979年,中美经历了30年的封锁与隔阂;从1979年到2009年,又是30年的试探与猜测。回顾中美建交之初,中方最主要的目的是割断美台交往,解决台湾问题;美方最主要目的是牵制苏联。


  今天,双方的共同战略利益早已超越台海,超越亚洲,成为世界和平与繁荣的共同守护者。从过去30年的经验推断,下一个30年,成熟、稳定和务实的中美关系将在全球化的世界成为“全球治理”和“全球发展”的最主要推动和领导力量。▲(作者是旅居美国的著名中国媒体人。)

   | 联系我们 | 
  地址:南昌大学前湖校区 法学楼2楼 Tel:0791-3969447 领导信箱: hbx3969@163.com
  版权所有©南昌大学马克思主义(政治)学院(2010)  程序设计: 胡咏春(QQ7884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