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相关信息
 
思政课教学专题
思政课教学文章
思政课教学课件
经典文献(原著)
《马原》精品课
毛邓三精品课程
《纲要》精品课
《思修》精品课
 
文章点击排行
·新潮流系:民进党内最具战斗…
·从“华盛顿共识”到“北京共…
·提高党领导意识形态工作能力…
·现代化理论视野中的科学发展观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的关系
·美国明防中国暗防日本
·社会多元化发展与社会中间阶…
·[今日台湾]美台军事关系现…
·金融资本全球化与中国经济安全
·朝鲜核试爆有何后果
 
新潮流系:民进党内最具战斗力和影响力的派
作者:YYZHHFL 更新:2006/6/15 来源:原创 点击:14510
新潮流系:民进党内最具战斗力和影响力的派系

鄢玉枝
(南昌大学思政部, 南昌330029)


摘 要:尽管新潮流系只是民进党内众多派系之一,但其历史却比民进党的诞生还要早几年。新潮流对成员入“流”要求严格,它拥有邱义仁等一批出色领导人。新系实行“民主集中制”,骁勇善战、无往不利。它是民进党内台独及左派色彩浓厚的刚性派系,很希望民进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主张也“新潮流化”。新系对民进党的重大影响主要体现在两大方面:以民进党组织体系和人事安排为纵轴,并以民进党路线和台独主张为横轴。兵强马壮的新潮流,堪称是民进党内、乃至全岛最具战斗力和影响力的派系。
关键词:民进党新潮流系、台独及左派色彩、兵强马壮、重大影响

一、“新潮流系”的起源

要了解民进党的新潮流系,须先粗略了解一下民进党本身及其各派系的形成和发展史。台湾之有真正的反对党,始于1986年民进党的诞生。国民党集团迁台后,异议人士组织反对党的过程备尝艰辛。1960年雷震等人的“自由中国社”结合台籍人士筹组“中国民主党”失败以后,异议人士暂时不敢进行组党,而以“党外”之名活动,来与国民党区隔。“党外”是指“国民党之外”,原本零散而无组织。经过多次参与岛内地方选举之后﹐一些党外人士逐渐凝聚起来﹐形成民间政团;并且,为了1978年底的那场选举还成立了“全省党外助选团”[1](p.432)。然而该场选举由于美台“断交”而中止。随后,党外候选人拟拥余登发为首﹐进行串连﹐国民党当局则以“知匪不报”为由﹐逮捕余氏父子﹐结果引发“朝野”间的剑拔弩张。
就在此紧张气氛中,党外阵营的两份重要杂志《八十年代》和《美丽岛》分别于1979年6月和8月先后诞生。前者由康宁祥任社长、江春男(笔名司马文武)任总编;后者以黄信介为发行人,许信良为社长,黄天福、吕秀莲为副社长,张俊宏为总编。在此基础上,“党外运动”分别形成了以康宁祥为首、主张用议会路线进行和平改革的稳健派,即“康宁祥系”或“康系”;以及以黄信介等人为代表、以《美丽岛》杂志为阵地、主张用群众街头运动方式向国民党抗争的激进派,即“美丽岛系”或“美系”。
当时的台湾岛内,以办杂志鼓吹民主、进而形成政团是党外运动的一大特色。《美丽岛》杂志实质上具有政党雏型,它几乎网罗了当时全台各地的党外人物,并在各地举办一连串群众聚会,引起国民党当局高度恐惧与不悦,终于12月10日晚,在高雄酿成一场警民大冲突。这就是著名的“高雄事件”(即“美丽岛事件”)。事发后,台湾当局查封了《美丽岛》杂志社及其各地服务处;并以“叛乱”罪嫌逮捕并判刑了《美丽岛》要员多人。
美丽岛事件虽然使“美丽岛政团”一度溃散,但是,随之而来的大规模军法与司法审判,却让一批承办此案的辩护律师(像陈水扁、谢长廷、尤清、江鹏坚、苏贞昌、张俊雄等人)大出风头。这些人从幕后走到台前,纷纷投入党外运动,成为美丽岛事件后台湾党外运动的名角[2]。后来,这些人还分别成为民进党内“正义连线”与“福利国连线”两大派系的领军人物。
此后,党外势力重整旗鼓,并且开始认真讨论组党的问题。1983年9月“党外编辑作家联谊会”(简称“编联会”,为“新潮流系”的前身)成立,1984年5月“党外公职人员公共政策研究会”(简称“公政会”)诞生,自此,党外运动出现常设组织。这两个组织几乎囊括了当时党外运动的所有人才和资源。在此基础上,党外运动再度出现两条路线之争:(一)是以许荣淑为龙头,以其经营的《深耕》杂志为基地,包括林正杰、林浊水、林世煜、邱义仁、吴乃仁等党外新生代知识分子在内的激进派;(二)是以康宁祥、费希平、余陈月瑛等“党外公职人员”为代表的温和派。
不过,激进派内部后来又发生分裂:(一)外省籍的林正杰脱离激进派,并创办《前进》周刊,被称为“前进系”;(二)1984年6月11日《新潮流》杂志创刊,主要人物有社长洪奇昌、总编邱义仁、发行人吴乃仁、以及刘守成、吴乃德、张温鹰、黄昭辉、蔡有全、简锡堦、戴振耀等人,他们被称为“新潮流系”或“新系”,以“编联会”作为其班底【至于林浊水、李逸洋、陈鸿荣、林锡耀、林万福、李文忠、周慧英、刘峰松、翁金珠(刘之妻)、卢修一、陈郁秀(卢之妻)、陈菊、蔡明宪、苏焕智、赖劲麟、邱太三、赖清德、彭绍瑾、陈景俊、杨秋兴、曹启鸿、段宜康、颜万进、梁文杰、廖永来、刘世芳、沈发惠、廖中山、张荣丰、柯承亨……等人,则是后来加入的[3]】;(三)许荣淑(张俊宏之妻)、尤清等部分美丽岛事件受刑人家属及辩护律师,则成为美系的一部分,并以“公政会”为班底。

1986年9月28日,党外人士抓住有利时机,在“公政会”与“编联会”基础上组成了民进党。探究新系的起源,让我们追溯到了民进党创党之前的“党外编联会”[4]。由此可见,尽管新系只是民进党内众多派系之一,但是,新系前身“编联会”的历史却比民进党的诞生还要早数年。

二、“新潮流系”的创始人

美丽岛事件的发生,使大批党外“公职”菁英锒铛入狱,党外势力一度出现真空。然而,一群青年新秀,以犀利的文笔、理论及其主张街头运动式的激进立场,传承了党外薪火。这批年轻人组成“党外编联会”、创办《新潮流》杂志,成为新潮流的创“流”先声[5]。民进党成立后不久的1987年1月,“编联会”解散,成立“新潮流办公室”,“编联会”原班人马改组为新潮流系,正式开始了新系在民进党内运作的历史[3]。
新潮流创“流”之初的十八位编委堪称新系发起人。这群被称为创“流”“十八飞鹰”(或曰“十八罗汉”)的早期主要成员包括邱义仁、吴乃仁、洪奇昌、林浊水、刘守成、贺端蕃、谢史朗、简锡堦、刘峰松、吴乃德(吴乃仁之弟)、谢颖青、黄昭辉、陈武进等人。由于这些人都是靠笔杆起家的,因此,新系内部不乏笔锋犀利、思路清晰的文章好手,他们批判性强、行动力快,长于组织运作、理论建构及文宣传播。特别是其独树一帜的决策模式与严谨强势的纪律约束,不仅让民进党内其它派系望尘莫及,也让竞争对手爱恨交织。如今他们这些人,有的位居“政府要津”,如邱义仁(“总统府秘书长”)等;有的厕身学界及法界,如吴乃德(“中研院”社科所研究员)等;也有的退“流”自行打拼,如简锡堦(新近筹组“泛紫联盟”,意图成为泛蓝、泛绿之外的台湾第三股势力)等。[4]

在此“十八飞鹰”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新系创始人邱义仁:邱1950年生于台南县,是陈水扁同乡,25岁从政,曾任党外杂志《深耕》、《生根》和《新潮流》总编辑,及“编联会”总干事。邱曾先后就读台大哲学系、政研所,获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硕士学位(算是连战的小学弟)。芝大的分析方法训练,为其日后的思考方式奠定了良好基础,使之善于面对复杂的政治局势,能迅速抓住要害,因而被公认为“能在混乱线团中迅速找到线头的利害角色”。美丽岛事件发生时,邱正在芝大留学。他利用美国充沛的信息资料,潜心研究国共斗争史及苏共发展史,并从中大受启发,于是开始认真思考建立严密组织和路线的问题。他认为,“《美丽岛》虽得到台湾民众的强烈支持,但国民党一镇压,好的抓光了,坏的走光了,问题就出在鱼龙混杂、组织太松散”,因此,只有建立一个架构严密、主张明确、约束力强的组织,才有希望取得成功[6](数年后,邱正是依此创建了新潮流系)。1981年,邱因故中辍博士学业返台后,在《深耕》杂志上撰文批判康宁祥的议会路线,并提出“鸡兔不能同笼”的理论,从而挑起党外运动内部的路线之争。1984年,他与吴乃仁等人自办《新潮流》杂志,并以政团的方式经营创立了新系。也由于邱为新系的创立和发展壮大提供了一套完整的指导理论和运动策略,因而他在新系内享有崇高声望,是派系内唯一具有一言九鼎份量之人[6]。

三、“新潮流系”的组织架构和运作方式  

与民进党入党限制不严的情况相反,新潮流对成员入“流”要求严格;“保守严谨”的组织原则恰如其分地反应出该系龙头老大邱义仁的个性;组织架构、运作方式、人员培训和资源分配等方面都贯彻了邱的意图。邱认为“捡到菜篮里的不见得都是菜”,所以,他宁可自建一套人才培训的长期计划,譬如:入“流”必须经过一系列严密观察、考核及审查程序,须由两名干部推荐,再由地方“区会”送交“政协”讨论;入“流”的三大标准在于“检视对台独立场、群众路线及社会民主主义的了解”;此外,还有对操守、能力、专长及团体性的审核;每个入“流”新人,均须接受入“流”课程培训,然后依其个性和专长派驻各地及各行各业进行磨练;连新人出岛留学,派系大老都会帮忙募款赞助[4],实际上,近年光是林浊水,就先后资助颜万进(现任海基会副秘书长)、梁文杰(现任民进党中央政策会副执行长)、张国城(曾任民进党中国事务部副主任、“副国防部长”陈必照机要秘书)等人,分别到日本、英国及美国修读博士学位[3];受吴乃仁资助者则更多。
过去“新潮流”因成员较少,在决策上采取“直接民主”。后来,随着人数增加,于1992年设立“政协委员会”,作为新系的领导机构及日常最高决策中心,每周定期召开“政协会议”一次,每年则改选一次,透过“区会”设计产生“全国”代表,并由代表选出十五名“政协”委员;作为最高决策机构的“政协”,常被类比为中共中央政治局,设总召集人一名(现任总召为段宜康);至于“全国”代表大会则每三个月举行一次,以落实参与式民主精神[4]。新系日常工作则由“新潮流办公室”负责;此外,还设有纪律委员会;并在全台各县市都设有分支机构[3],是岛内唯一具有全岛性组织运作的政治派系。

新系是一个讲究“民主集中制”的政团:任何成员都可以就公共政策、政治议题,向领导人提出质疑;“派系的决策机制是社会主义色彩浓厚的参与式民主,开会时拍桌辩论的场景司空见惯”;然而,决策一旦做出,则坚决贯彻、不折不扣,被党内形容为“一群踢着正步进去开会的人”!。同时,新系也是一个高度重视团队精神与内部凝聚力的派系:因为组织严密、纪律严明,因此被形容为民进党内的“黄复兴党部”;因为战力坚强、作风剽悍,因此俨然成为民进党新政权的“红卫兵”或“御前铁卫军”;在党派林立、政团逐鹿的台湾政治舞台上,他们更有如一支机动性高、火力旺盛且作战经验丰富的钢铁劲旅。所以,“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新潮流”,凭借内部管控严谨、计票滴水不漏,在民进党历次全代会的权力改选及公职提名中无往不利[4]。
“重质不重量,师法共产党搞革命式的团体领导”是新系能够隐藏在民进党内生根茁壮的最根本原因:正因为新系成员素质高,组织纪律强,又刻意培养新人,使其成员阵容完整,让它能够借着有效的选举操作,成为民进党内最根深蒂固、也最具发展潜力的派系[5]。
四、“新潮流系”的公开实力

因为坚持“量少质精”的组织理念,故新系成长速度虽慢,却发展得十分扎实。新系创立建近二十年,如今身分已公开的成员人数虽不过二、三百人而已,然而,这些人个个精兵强将、以一当百(新系部分“公职”、党职人员见表一)。不过,惯于隐藏实力的新系,为防止发生意外,尚有相当一部分成员目前仍处于地下状态、身分尚未曝光,这为新系增添几许神秘色彩[4]。民进党未上台“执政”前,新系是民进党内最神秘的派系,但是,后来却成了党内最惹人注目的派系。以2000年底为例,在民进党内现存的六大派系(“正义连线”、“福利国连线”、“新世纪办公室”、“新动力办公室”、“台独联盟”与“新潮流办公室”等)中,新潮流或许并非规模最大的派系;但新系借着控制“行政院秘书长”(邱义仁)与党秘书长(吴乃仁)之位,等于控制了行政与党机器,隐然可与陈水扁的“总统”大权相抗衡。难怪有人会以“陈家天下邱家军”来形容新系实力的强大[5]。甚至还有相当多学者和观察家,如澳门资深报人林昶先生(笔名富权)等,则认为新系早已是民进党内最大的派系了[3]。

表一: “新潮流系”部分“公职”、党职人员一览表

姓名 职位(2001-12-1以前) 职位(2001-12以后或现在)
邱义仁 “行政院秘书长” “国安会秘书长”、“总统府秘书长”
吴乃仁 党秘书长 “国营企业”台糖公司董事长
洪奇昌 “立委” 连任“立委”、(党)中常委
林浊水 “立委” 连任“立委”、党政策会执行长
陈菊 “劳委会主委” “劳委会主委”、中常委
刘世芳 台中县副县长、中常委 “立委”、“行政院秘书长”、中执委
林锡耀 台北县副县长、中常委 台北县副县长、中常委
翁金珠 ⊙“立委” 彰化县长
李文忠 “立委” 连任
苏焕智 ⊙“立委” (“总统”老家的)台南县长
郭吉仁 劳委会副主委 劳委会副主委
段宜康 两届台北市议员 “立委”、曾被内定青年部主任
赖劲麟 “立委” 连任
邱太三 “立委” 连任
曹启鸿 “立委” 连任
陈景峻 “立委” 连任“立委”、“立院”党团执行干事长
彭绍瑾 ⊙“立委” 转战桃园县长失败
杨秋兴 ⊙“立委” 高雄县长
蔡明宪 ⊙“立委” 转战台中市长失败
赖清德 “立委” 连任
刘进兴 劳委会顾问 连任
简锡堦 “立委”
陈俊麟 党民调中心主任 连任“立委”、党主席特别助理
田欣 国际事务部主任
林逢庆 资策会执行长
陈金德 “立委”
萧美琴(半新系色彩) “总统”顾问、阿扁翻译 “立委”、党国际事务部主任
林岱桦 “立委”、中执委
李明宪 “立委”
钟佳滨 卸任“国代” “文建会主委”办公室主任、中评委
陈素芬 中评委
贺端蕃 前民调中心主任 “劳委会主任秘书”
刘守成 宜兰县长 连任
廖永来 台中县长 连任县长失败
张荣丰 “国安会秘书长” 先连任、后退休
柯承亨 “国安会秘书长” 连任
戴振耀 “立委” “农委会副主委”
王世勋 “立委”
李逸洋 (陈水扁的铁窗难友)  “内政部”次长 “行政院人事行政局局长”
颜万进 海基会副秘书长 党“中国事务部”前主任
梁文杰 党“中国事务部”副主任 党政策会副执行长
备注:⊙为争取党内县市长提名者

“新潮流”是他们共同的名称,岛内唯一具有全岛性组织架构、和草根运作的派系,人脉横跨党政、“国会”、工农、学界乃至遍布社会各阶层;2001年底选举后,还掌握着民进党内约20位“立委”及过半数当选县市长的实力。“从中央的执政团队到地方的县市政府,处处皆可看到新潮流成员‘并肩作战、合力开路’的身影”[4]。 

新系到底靠什幺手法赢得如此多的政治资源?答案是:除了靠“量少质精”、“组织严密”、“纪律严明”等法宝外,还靠的是“以小搏大”、“游击战”、“蚕食鲸吞”、“老二哲学”及“大小通吃”五大战术。
1、“以小搏大”。因为民进党入党限制不严,故多年下来,民进党内人头党员、组织松散与派系成员良莠不齐等问题突出;而新潮流对入“流”有相当严谨的要求,故新系人数虽少,却能以精锐之师打出一片天。虽然新系所掌控的民进党员只在1.5~2万之间,占民进党全体登记党员(约40~50万)的比重不到5%,但新系能够凭借有组织地派系动员,在2000年7月的民进党中执委(共30席)选举中,囊括5席(占15%);紧接着,在10席中常委选举中,新系借着精准且有效的配票斩获2席(比重又攀高至20 %)。这种“以小搏大”的战术,新系发挥得淋漓尽致[5]。
2、“游击战术”。邱义仁等新系领导人,深谙中国共产党的游击战理论,在各项选举上与各派系山头势力进行错综复杂的换票与结盟,或派出新系精锐部队游击党内各派,更机动地发挥其与各派间合纵连横的战火威力,让新系有了更快速成长的机会。比如1994年台北市长党内初选出现“长扁之争”时,新系结束与福利国系领袖谢长廷的合作关系,转而支持正义连线的陈水扁,将扁送上市长宝座,换取新系成员陈菊、刘世芳等进入“扁市府团队”,为新系拓展了行政方面的资源[5]。
3、“蚕食鲸吞”。深谙“蚕食鲸吞”战术,恐怕才是新系过关斩将的真正主因!比如台中县原本是党外运动的沙漠,新动力系(属泛美系)的“立委”林丰喜披荆斩棘地开拓出了不少票源,但在新系“立委”廖永来转战台中县长成功后,新系便全盘接掌了县内党务资源,将泛美系势力铲除殆尽,让林丰喜公开与私下都痛骂新潮流系[5]。
4、“老二哲学”。新系蚕食鲸吞地攻占党内、“国会”与地方行政资源,让不少受排挤的其他派系人士对之深恶痛绝,对此新系也心知肚明,因此,在发展策略上,新系摸索出一套独特的“老二哲学”:由于重质不重量的发展模式,新系本身实力不足以攫取党政最高权位;又因新系早期反对参选公职,故新系内部一直缺少够份量、统帅型的政治明星,不具备角逐党主席或“总统”的适当人选,因此,在党内权力角逐中,新系非常注重精确选择合作对象,发挥关键少数的功能和影响力,护送盟友上垒,继之分享胜利成果,并壮大自己的实力。比如民进党1986年成立后,新系先后支持过江鹏坚、姚嘉文、许信良、施明德、林义雄当选党主席,换得邱义仁出任党的副、正秘书长职务长达九年,新系也凭借此一控制党的机器的良机,大举拓展版图[7]。

5、“大小通吃”。在其发展过程中,新系着力最多的是人权、工农、环保、学运及社区自治等议题,所以,除了外界熟悉的“民选公职”之外,新系在校园、社运、文化界及一般中产阶级圈内都拥有不容小觑的人脉。新系的成员结构涵盖面甚广,远超出医师、律师等民进党菁英的传统来源之外,因此它无疑是党内最能“大小通吃”的派系,这也是新系与党内其它派系截然不同的关键所在[4]。受新系控制的社会团体,主要有“台湾农工运动支持会”、“台湾农权会”、“台湾新生代主权运动联盟”、“台湾环保联盟”、“妇女进步联盟”、“原住民权利促进会”等[3]。从陈菊、郭吉仁、简锡堦,到苏焕智、李文忠、赖劲麟、林锡耀、陈金德、张立明、周威佑、钟佳滨等人,一批接一批世代交替的接班梯队,透过参与“劳支会”、“台权会”、“台教会”及“环保联盟”等社运团体的历练和学习,成为新系强大的后备军。对社会各阶层的强大渗透力,是新系得以生生不息、开枝散叶的根本原因[4]。

  正是上述五大战术,使得这个当年近乎秘密结社般的政治组织,如今已无可否认地成为台湾政坛举足轻重的派系,甚至是全台湾战斗力最强的派系。然而,这在当初又有谁会预料到呢?甚至恐怕连邱义仁本人都不曾预料到吧!

五、“新潮流系”的重要成员

新系之所以能从“党外编联会”开始,一路与“朝野”各方势力缠斗鏖战至今,且越战越强,这固然必须归功于其带头大哥邱义仁,但也绝对少不了吴乃仁、洪奇昌、林浊水这三人。新系历届“政协会议”中,此“四大天王”是固定成员,宛如新系之“政治局常委”,且是一群足智多谋的“政治局常委”。邱吴二仁是新系的运转大脑,共同特点是“判断精准、作风务实”。这“二粒土豆仁”(民进党已故主席黄信介语),大学时代既已结识、交情莫逆,吴甚至尝言,“喇叭(邱之绰号)是比兄弟还亲的人”。就个性来看,邱内圆外方,吴外圆内方,高度互补;邱深谋远虑如诸葛亮,吴思考细密若刘伯温;邱冷静沉着、决断力强、长于折冲众人意见,为新系“总舵手”,吴家道殷实、作风雷厉、对党内兄弟仗义疏财,素有“孟尝君”之称。邱吴在“编联会”时期创建“新潮流”,并约定“终生不参选公职”,只作专职党工,并成为新系的决策中枢[8]。至于2001年底联袂转战“不分区立委”的洪奇昌与林浊水,则是新系最具代表性的“公职”人员。其中,洪是新系参选“公职”的第一人,他曾先后转战台北县、台南市、台中市及台北市,无往不利的显赫战绩,使之成为新系内最能与长、扁(谢长廷、陈水扁)相抗衡的政治明星。不久前(2003.9),因受新系章程规定的连任限制,洪刚卸下连任两届的“政协”总召之职,由段宜康接任。而林浊水则是另一类型的“公职”,他钻研理论几乎已到皓首穷经的偏执地步,扛了十几年“台独理论大师”的封号,简直成为新系的“台独招牌”[8]。

其它如成功转战彰化县长的翁金珠及已经去世的卢修一(现任“文建会主委”陈郁秀之夫),也都曾在新系“政协会议”担负重责。翁金珠算是“新系政治局里少见的女常委”,在阳刚味十足的“政协”里,往往发挥着“缓冲器”的功能。此外,特别值得一提的还有另一位女性大老陈菊(现任“劳委会主委”,被视为新系与“美丽岛政团”两个世代间薪火相传的象征):二十多年前,当邱吴二仁尚是大学研究生时,就是陈菊带着他们去帮宜兰县“党外前辈”郭雨新助选、发传单,二仁从此投入“党外”运动的行列,所以,“如果没有这位政治领航人的引领,恐怕也没有今日的新潮流”,陈菊也因此被称为新系的“创系之母”[9]。

 新系这帮经验老练的领导班子,不仅在角色扮演上各司其职,而且彼此互补性很高;他们既是稳定的领导中枢,也是世代经验的传承者[8]。这批当年扛着造反旗帜、歃“文”为盟的年轻穷秀才,如今已成为民进党当局的“治国新贵”,但是他们现在已不再年轻!新系内部有一批真正的年轻人——少壮派,正在逐渐崭露头角。比如段宜康,外省第二代,“学运世代”出身、“外独会”发起人及执委之一、曾任两届台北市议员、现任“立委”、“政协”新任总召;此人一向特立独行,连陈水扁让他出任民进党青年部主任,他都敢抗命;在党内,他曾狠批民进党的“福佬沙文主义”政治文化,也曾痛斥陈水扁“向下沉沦”;据说,这也是新系“政协”最后决定推举他出任总召的原因之一,带有与当权者微调距离及重新召唤执政理想的用心[3]。李文忠,“学运世代”的大哥大,曾任新系“立院流团”召集人及民进党“立院”党团召集人,常有独到的个人见解(如最近就敢批扁的“新宪说”),本来是出任“政协”新任总召的最佳人选,但他本人无意愿。邱太三,律师出身,现任新系“立院流团”召集人,也是出任“政协”新任总召的不错人选,资历也够,却因不是“政协”委员而无法出任。陈俊麟,曾任民进党民调中心主任,以民调精准而着称,连任“立委”,现为陈水扁的党主席特别助理、是扁不可或缺的左右手。如今新系这些少壮派的实力、地位及影响力正与日俱增,不容小觑。

六、“新潮流系”的路线、主张

多年来,新系一直是建构民进党发展路线的核心派系之一,引起轩然大波的“台独党纲”原始提案即是由该系所推动的。新系是民进党内“台独”色彩及左派色彩十分浓厚的刚性派系,因此,它希望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主张也“新潮流化”。它以扮演党内“防腐剂”、“推进器”的角色自我期许,并宣称:在党落后于社会进步力量时或党陷入停滞泥沼时,新系会推动她、针砭她。消极来看,它是一个有效的党内防腐剂;积极来看,它是党内路线发展的推进器[10]。
新系的理想是民进党应该成为一个“台湾的社会民主党”,应该像新系那样高举“三面大旗”:一是“台湾独立”(对于“台独”,新系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及具体的行动纲领);二是“群众路线”(新系认为,组织化的群众路线才是从根挖掉国民党的唯一方法);三是“社会民主主义”(新系希望民进党成为一个中间偏左的党,广泛地开发各种社会改革议题,并与社会运动形成统一阵线)。从“党外”时期至民进党成立乃至民进党上台,新系的这几个基本看法并没有太大改变,一直将之视为自己在民进党内的主要任务,并且,正在一步一步地实现它[10]。

七 、“新潮流系”对民进党的重大影响

新系最喜欢强调自己是党内的忠诚派系,但民进党内的权力和路线斗争又往往是由它发动的。新系对民进党的重大影响主要体现在两大方面:(一)是对民进党组织体系、人事安排的重大影响;(二)是对民进党路线方针、政策主张的重大影响。具体地讲,新系对民进党发展走向的影响,基本上可以以民进党历届党主席的任期为纵轴,并以民进党的“路线方针”与“台独主张”为两大横轴[11]。

(一)、新系对民进党组织体系、人事安排的重大影响

1、新系在民进党重要党职方面的影响

民进党成立之时,受美丽岛事件牵连的美系大老多数还在坐牢、或流落海外,当时,新系除依靠其自身实力外,还充分利用该派掌握“组党工作委员会”之便(邱义仁是民进党18名创党筹委之一),联合谢长廷的“谢系”(即“福利国连线”的前身),使其得以在党中央领导机构中与“康系”平分秋色,并逐渐占据主导地位[12]。1986年民进党成立后,新系虽然自身实力不足以问鼎党主席,却力助与自己理念相近的江鹏坚(1986.11)、姚嘉文(1987.11)先后取得第一、二届党主席宝座,新系也借此开始主导民进党的发展面貌。
在民进党“三全”(1988.10)上,美系在中央机构中的席位占据优势,夺取了党中央的主控权。但是,从1991年底民进党“五全”开始,新系改变策略,转而与美系之间建立起一种既竞争又合作的“战略伙伴关系”关系,在人事安排上具体表现为:美系长期把持党主席职位(许信良、施明德、许信良、林义雄);新系则一直占据秘书长之职,具体负责党务及组织发展工作,牢牢控制着党的实际权力。1998年6月,林义雄竞选第八届党主席时,因与新系理念接近,故新系给予了重大奥援;而新系也借此机会一跃成为党内不折不扣的主流派,其许多重大主张也在林义雄任内一一得到落实[11]。正因为新系这套独特的“老二哲学”非常行之有效,故在民进党历次权力核心的选举中,新系总能获得1/4~1/3左右的中执委和中常委席次,而邱义仁也因长期担任秘书长职务,被派系内同仁揶揄为“万年秘书长”。

2000年“政党轮替”,不仅造成岛内政党势力的重新洗牌,也间接促成了民进党内各派系间的力量重组。该年夏天,民进党第九届党主席选举时,新系的洪奇昌表态出马与福利国系的谢长廷角逐党主席,这是新系人马第一次表态参选党主席。但是,在谢长廷承诺“党将不会虚级化”、符合新系要求后,洪奇昌顺势而退,促成谢长廷不竞当选。新系投之以桃,谢长廷报之以李。为表谢意,谢长廷主动延揽新系要角吴乃仁出任党的秘书长一职[13]。

2、新系在民进党重要“公职”方面的影响

在一些重大“公职”选举期间,新系也往往通过合纵连横手法,支持自己较满意的合作对象出线,护送上垒,并从中获取最大收益。除前述1994年支持陈水扁、挤掉谢长廷之外,1995年,在“台独教父”彭明敏与美系许信良争夺次年民进党“总统候选人”时,新系扶彭抑许,结果与新系理念相同的彭胜出,理念相异的许饮恨。
  四年后新系对“许陈候选总统之争”再度介入。1999年1月,身为民进党党务发展委员会及“总统胜选策略小组”召集人的吴乃仁发表谈话,明显偏袒饱受“四年条款”限制之苦的陈水扁;3月,吴又释出“许信良可能脱党、参选到底”的消息。新系如此做的动机,不外乎是借此机会打垮美系这个最强劲的党内竞争对手,导致许出局,扁胜出[14](p.26)。由于新系的一再出手,做了一辈子“总统梦”的许信良在梦想彻底破灭后,含恨退出了民进党,美系亦从此日渐势微。后来还是在素有“战略之神”美誉的邱义仁(扁竞选执行总干事)的实际操盘及新系的全力辅选下,扁才“容登大宝”的,故邱和新系堪称扁的第一功臣。又四年后的今天,扁将邱任命为“总统府秘书长”,放在身边再度为连任操盘。

(二)、新系对民进党路线方针、政策主张的重大影响

1、新系对民进党路线方针的重要影响

新系曾多次挑起过党内路线斗争。早在新系成立前,当时党外运动风声鹤唳,仅存的党外“公职人员”组成了“党外公政会”,坚持以“公职挂帅的议会路线”,与国民党进行长期的温和抗争,但此一路线却引起邱义仁为首的党外新生代强烈不满。1981年邱等人发动了有名的“批康运动”,对主张走“议会路线”的党外温和派领袖康宁祥进行口诛笔伐,并掀起了一场著名的“鸡兔同笼”论战[5];1983年后,又以“党外编联会”为基地,对“党外公职的公职路线”发动一波波攻势。新系当时的主要策略是:以“群众路线”挑战“议会路线”、以新系主张的“自决”挑战“党外公职”强调的“民主”。最后在“鸡兔同笼”等论战中取得优势[11]。1986年,党外人士决定筹组政党,大势所趋之下新系决定参与,并透过“老二哲学”,使新系自民进党建党之初便开始实际主导党的发展走向。新系趁机将其一向坚持的党代表票选、集体领导、组织模式和成员纪律等项,一一移植到新诞生的民进党身上[11]。

2、新系台独路线和主张对民进党的重大影响

新系也将其一贯主张和追求的“自决”及“台独”精神注入民进党全代会决议中。
1986年民进党创立时,新系便成功地主导该党党章、党纲的制定过程,于党纲中提出“住民自决”的概念,主张“台湾的前途应由台湾全体住民以自由、自主、普遍、公正而平等的方式共同决定”,但那时还不敢明目张胆地主张台独。民进党二全会议(1987.11)上,新系及其盟友提议在党纲中加入“人民有主张台湾独立的自由”,赞成与反对双方激辩的结果,以177票对6票决议,不将之加载党纲,而以大会声明提出。1988年4月,民进党召开临全会,新系等派系主张将台独列入党纲,再度引起争论;经派系间相互妥协,决定搁置“人民有主张台湾独立的自由”提议,暂不列入党纲,换取以陈水扁(当时属泛美系)所提之“四个如果”来彰显台独主张:“如果国共片面和谈,如果国民党出卖台湾人民的利益,如果中共统一台湾,如果国民党不实施真正的民主宪政,则民进党主张台湾应该独立。”民进党以四个假设句来提出台独,使国民党难有充足的理由镇压。民进党四全二次会(1990.10)在新系主导下,泛新系与泛美系联手推动《台湾主权决议文》,主张“我国主权不及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及蒙古人民共和国”,无形中强化了台独诉求。民进党五全(1991.10)讨论新系要角林浊水等草拟的《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提案时,美系为了挽回前一天中执委与中常委选举落败的颓势,被迫附和新系等独派团体的意见,大会因而无异议通过了陈水扁提出的《基本纲领修正案》,即所谓的“台独党纲”,其主要内容为“依照台湾主权现实独立,建立台湾共和国并制定新宪法的主张,应交由台湾全体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选择决定”。此举将民进党推上了“公投建国”的台独之路,也导致主张统一的外省人费希平、林正杰和本省人朱高正等人相继退出了民进党,而使独派人士跃居该党中常委之多数,至此民进党正式成为台独党[1](pp.441-447)。

如果说民进党是个台独党的话,那幺,新系就是党内地地道道的台独派,甚至还带有浓厚的台独原教旨主义色彩,属于民进党内的台独基本教义派。正是新潮流系推动了民进党内历次的“台湾主权决议文”的通过,使民进党由一个追求民主和进步的政党演变成一个自决党、台独党。(新系对民进党走上台独之路的重大影响见表二)

表二 : 新系对民进党走上台独之路的重大影响

时间 民进党的台独之路 新系推动台独的方式 内容∕特色
1986 住民自决论 邱义仁、编联会    参与组党和草拟党纲 新系将“党外”时期的“住民自决论”植入党纲
1987 11 台独言论自由 由新系提案,党二全决议通过 “人民有主张台独的自由”的声明,这是民进党公开陈述中首度出现“台独”字眼
1988.4 台独前提论 二全一次临时会决议(由新系力推、陈水扁修正) 即“四个如果”论,扁为台独设前提
1990. 10 “台湾事实主权案” 新、美两派提案,四全二次会决议通过 《台湾主权决议文》,为民进党首度否定“中华民国法统”之政治宣言。
1991
9. 25 “建立独立国”
提案 新系向民进党五全提案 要求将“建立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列入党纲。   
1991
10. 31 “公投台独党纲” (林浊水提案、陈水扁修正)五全一次会通过党纲修正案 《基本纲领》第一条修正案,即“公投台独党纲”,从此民进党由一个自决党正式演变为台独党

新系对民进党的影响还不止于此,反核、环保、重视劳工与农民等新系长期推展的大方向,从一开始就被落实于民进党的党纲之中,这也使民进党党纲呈现浓厚的“社会民主主义”色彩,在岛内所有政党中始终别具一格[11]。

 值得注意的是,民进党“执政”后,新系已酝酿建构出一套新政纲,企图与陈水扁一道,共同打造出崭新的民进党“执政论述”,比如扁当局的“积极开放、有效管理”、“一边一国”论、和最近的“公投论”、“新宪论”等,几乎都是邱义仁的杰作或深受新系之影响。关于新系对扁当局及其政策有何影响方面的话题,本人将另辟专文加以论述。

八、结语

  新系是民进党内(乃至全台)最难对付的政治派系之一,其布局深远、策略灵活,屡屡出乎对手意料之外。过去民进党成立以前,“党外公政会”个个都是地方山头的实力派,但舞文弄墨的“党外编联会”(即后来的新系)却能与之对峙;即便在美系鼎盛时期,它还是能在许信良时代卷土重来,与之结成“战略伙伴关系”。新系虽然是民进党内、外公认的最可怕竞争者,甚至是最大的假想敌,却始终坚持“老二哲学”,且总能在对手未察觉之下“匍匐前进”。深谙“蚕食鲸吞”又惯于“扮猪吃虎”,是新系能够一路过关斩将的主因[4]!从早期“党外”时代的“批康事件”,到民进党成立后历届主席之争,乃至催生民进党“台独党纲”,新系可说是无役不与、斗性坚强、并树敌无数。也因为勇于冲锋陷阵,新系才能长期主导民进党“集体领导制”等重大路线,并且扮演推动台独论述的急先锋角色。兵强马壮的“新潮流系”,堪称是民进党内、乃至全台最具战斗力和影响力的政治派系之一。

参考文献:
[1] [台]许介鳞.战后台湾史记:卷三[M].台北:文英堂出版社,1996.
[2] [台]李筱峰.美丽岛事件的回顾与省思[A].史论[C/OL].李筱峰个人网站 , 1999-12-07.
[3] [澳]富权.新潮流系推举段宜康出任总召集人的苦心孤诣[N].新华澳报:两岸观察社论, 2003-09-12.
[4] [台]张瑞昌.掌握时代潮汐 认识民进党“新潮流系”[N]. 中国时报, 2001-01-29.
[5] [台]王志钧.透视民进党“新潮流系”的性格与战略 阿扁掉进了“新潮流”的权力漩涡?[J]. 商业周刊, 2001-02-19_25 , (691).
[6] 赵印香.新任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上)[J].台湾周刊,2002,(11).
[7] 赵印香.新任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下)[J].台湾周刊,2002,(12).
[8] [台]张瑞昌.常委脸谱篇:领导班子“赛诸葛” 互补互助成盘石[A].论坛:民进党新潮流专题[C/OL].中时电子报网站,2001.
[9] [台]何荣幸.退流叛将篇:选举恩怨萌“退”意 江湖再闯一片天[A].论坛:民进党新潮流专题[C/OL].中时电子报网站,2001.
[10] [台] 新国会办公室.新潮流与台湾独立[A].到独立之路[M/OL].番薯藤网新国会网站
[11] [台]何荣幸.民进党新潮流系:斗性强 无役不与 急先锋 主导路线[N].中国时报, 2001-01-29.
[12] 张凤山.论台湾岛内“台独”势力的派系与路线之争 (2) [J].台湾研究, 1997-12-20.
[13] [台]郑芳媛.民进党主席之争 新潮流系 盟友变对手[J].新台湾, 2000-08,(231).
[14] [台]杨舒媚.大家都想从“许陈会”分一杯羹[J].新新闻,1999 , (627 ) .


The New Tide Faction:
the Most Influential and Combat-worthy Faction in the DPP

YAN Yu-zhi
(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 Nanchang University , Nanchang 330029,China )

Abstract: Though the New Tide faction is only one of the numerous factions in the DPP party, its history is several years earlier than the party ’s birthday. The membership of the faction is strictly restricted, and it has a large number of outstanding leaders such as Chiu Yee-jen. It has a decision-making model of democratic centralism, and owing to this, it never lost a battle. It is also the most disciplined faction in the DPP with strong separatist and left-wing colors, hoping the DPP to follow its guiding line and policies. It has had two aspects of great impact on the DPP: one aspect is on the party’s organization system and personnel arrangements, and the other aspect is on the party’s line and proposition for independence. The New Tide faction must be the most organized , combat-worthy and influential faction within the DPP or even throughout Taiwan .
  Key words: the DPP’s New Tide faction; separatist and left-wing colors;strong and powerful; great influence



                       作者:鄢玉枝  南昌大学思政部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北京东路339号
                       邮编:330029  电话:0791-8309279
                                  0791-2916529

   | 联系我们 | 
  地址:南昌大学前湖校区 法学楼2楼 Tel:0791-3969447 领导信箱: hbx3969@163.com
  版权所有©南昌大学马克思主义(政治)学院(2010)  程序设计: 胡咏春(QQ7884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