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相关信息
 
思政课教学专题
思政课教学文章
思政课教学课件
经典文献(原著)
《马原》精品课
毛邓三精品课程
《纲要》精品课
《思修》精品课
 
文章点击排行
·新潮流系:民进党内最具战斗…
·从“华盛顿共识”到“北京共…
·提高党领导意识形态工作能力…
·现代化理论视野中的科学发展观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的关系
·美国明防中国暗防日本
·社会多元化发展与社会中间阶…
·[今日台湾]美台军事关系现…
·金融资本全球化与中国经济安全
·朝鲜核试爆有何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的关系
作者:YYZHHFL 更新:2006/6/15 来源:zt 点击:9074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的关系
www.huaxia.com2000年 3月31日 星期日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的那天起,台湾问题一直是中美关系的一大障碍。50年来随着新中国实力的增强和国际地位的提高,以及国际关系格局的变化,美国对华政策不断有所调整。中美关系大体经历了试探、对抗、对话、建交四个阶段。与此相适应,美国同台湾的关系也大体经历了动荡不定、相对稳定、关系恶化和调整发展四个阶段。

动荡不定阶段 (1949年至1950年6月)二次大战结束后的一个时期,形成了以美、苏为首的两大阵营的抗争局面。1949年,美国支持的蒋介石政府走向崩溃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使世界政治力量对比发生了重大变化。是承认新中国还是敌视它?是继续承认败退台湾的国民党集团为中国的合法政府,还是抛弃它?是依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把台湾归还给中国,还是违背国际协议把台湾从中国分离出去?这些问题顿时成了美国统治集团内部争论不休的重大问题。

美国从当时与苏联抗争的世界战略全局考虑,它的对华政策的首要目标是“防止中国成为苏联的附庸”。认为,如果能使新中国成为“东方的南斯拉夫”,便可阻止苏联在亚洲的扩张。因此,在1949年4 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南京之后,美国便开始作出准备抛弃国民党的种种试探。1950年2 月14 日中苏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使美国大失所望,认为中苏签约是“拆美国对华政策的台”。

美国为分离台湾,在1949年1 月10 日淮海战役刚刚结束,1月14日毛泽东主席发出《关于时局的声明》,提出国共和谈的8 个条件不久,美国决策集团策划了如何将台湾与中国大陆“隔离开来”的阴谋,以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美国还策划了“由美军直接占领”、支持“台湾自治”,“支持在福摩萨的国民党政府及其残余,承认他们是中国政府”等方案。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府选择了继续扶持反共的政策,把台湾作为其包围中国大陆的一个军事基地,阻挠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美国总统杜鲁门于6 月27日发表声明,竞称:“台湾未来地位的决定,必须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复,对日和约的签订或经由联合国的考虑。”同时下令美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企图以武力阻挠解放台湾。当天晚上,美驻台代表斯特朗奉命拜会蒋介石,就杜鲁门的“声明”要求蒋“合作”。台湾“外交部长”叶公超第二天即复函表示“接受”。至此,美国同国民党为时约1年的动荡不定、若即若离关系遂宣告结束。

相对稳定阶段 (1950年7 月至1969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敌视新中国的面目充分暴露。它把台湾变为包围中国大陆的军事基地之一,继续扶持反共,全面恢复和发展了同国民党的军事、政治和经济关系。

在军事上,美国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以“共同防守台湾”,美蒋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还向台湾提供大量的武器和军事设备。据统计,在这一阶段,美对台提供的军事援助共45亿美元。

在政治上,美国继续承认国民党集团为“中国政府”,极力维持其“国际地位”,一直支持台湾当局窃据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美国还竭力影响一部分国家和地区同台湾当局保持“外交关系”。

在经济上,1951年至1965年,美对台经援总额为14.65亿美元,平均每年约1亿美元。据统计,1951年至1963年,美国资本援助占台湾基建投资总额的75%。

在此期间,美台基于各自的利害,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的矛盾也相当尖锐。例如,1962年中国大陆出现暂时困难,内有天灾、外有中印冲突和中苏大论战,蒋介石认为这是他“反攻大陆”的千载难逢的良机,向美国表示他有对大陆采取“准军事行动”的权利。美国总统肯尼迪怕美被拉下水,致信蒋介石,表示未经美国同意,蒋军不得对大陆采取行动,否则第七舰队将进行拦截。1966年中国大陆“文化大革命”开始,1967年3月蒋经国要求美国支持他“挥师北伐”也遭到美国的拒绝,《纽约时报》社论斥之为“神话”。 1958年美国政府企图迫蒋介石自金马撤军,与大陆“脱离接触”,搞“划峡而治”,遭到台湾当局的强烈反对。

矛盾激化阶段 (1970年至1979年)60年代末70年代初,由于国际战略格局的变化和大陆实力的增强,美国出于联华抗苏的需要,开始与大陆对话。1969年1月美国总统尼克松上台后,表示美国正进入“谈判时代”,国际间“通讯联络路线将畅通无阻”。7月美宣布放宽中美人员来往和贸易限制,允许议员记者等6种人来华。11月14日尼克松向我传话,表示愿同我友好,保持“最高级联系”。1970年10月16日尼克松说,希望美中两国关系的大门能逐渐打开。12月18日毛泽东主席接见美国友好人士斯诺,表示“美国人士左中右都让来”,“尼克松也可来谈”。接着美国于1971年3月15日宣布取消对华旅行限制,我邀美乒乓球队于4月10日至17日访华。此一不平常的行动,举世瞩目,称之为“乒乓外交”。6月 10日尼克松公布放宽对中国禁运货单1000项。7月6日尼克松在堪萨斯城演说时提出,今天世界上出现了美国、西欧、日本、苏联和中国“五大力量中心”,并说“世界上最能干的8亿中国人将成为巨大的经济力量”,美国的政策目标是要同中国实现“关系正常化”。上述一呼一应的言论和活动,为中美高级领导人的接触准备了舆论。此后,中美之间发生发一系列引人注目的事件,中美关系迅速缓和,与此相反,美台关系日趋紧张。

1971年7月9日至11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秘密问北京,与周恩来总理会谈,商讨尼克松总统访华事宜。7月16日中美双方同时发表《公告》,公布基辛格访华情况,宣布尼克松总统将于1972年5月以前的“适当时机”访问中国。当天,台湾“行政院长”严家淦发表声明,对尼克松将访问大陆深表诧异,要求尼克松取消此行。台驻美“大使”沈剑虹并就尼克松将访问大陆一事向美提出抗议。10月25日至26日,基辛格第二次访华,为尼克松访华作准备。就在基辛格访华期间—一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的压倒多数通过“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驱逐台湾代表”的提案。当天台湾“外交部”声明,台湾“退出联合国”。1972年2月21日至28日,尼克松访华,28日中美在上海发表联合公报。美国方面声明;认识到“台湾海峡两边的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异议”,并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2月29日,台湾“行政院”发表声明,妄称中美间达成的任何协议均属无效。1977年和1978年,中美就建交具体问题进行谈判,美接受我提的出“建交三原则”(与台断交,自台撤军和废除美台《共同防御条约》),并于1978年12月16日发表联合公报:中美自1979处1月1日起相互承认并建立外交关系。“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在此范围内,美国人民将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务和其它非官方关系”,并“再次强调”:“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12月17日,蒋经国就中美建交公报发表声明,向美国提出强烈的抗议,指责美国“背信弃义”,同时命令军队进入全面戒备。至此,美台矛盾 达到了尖锐化的程度。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交,美国通知台湾,美台条约将于1980年1月1日终止,在1979年内,美暂停与台湾订新的销售武器的协议。1979年2月28日,美国和台湾关闭了互设在台北和华盛顿的“大使馆”。

调整发展阶段 (1979年至今)自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相互承认和建立外交关系之日起,美台官方关系便告结束。根据中美建交公报规定,美国同台湾只能“保持文化、商务和其它非官方关系”。但美却违反中美建交公报的精神和国际法准则,在中美建交后,制定了《与台湾关系法》,力图使台湾成为事实上享有“国家”地位的“独立政治实体”。近20年来,美国依据此一自行炮制的法律,从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调整和发展了同台湾的“实质关系”。

政治方面 美国卡特政府派副国务卿克里斯托弗率代表团于1978年12月27日访台,通报中美正式建交,与台湾当局进行“善后”谈判。台方代表蒋彦士声称,美国须承认台湾的“国家地位”,双方之间的条约继续有效,同时美国对台湾应给予安全上的保障。12月29日蒋经国又向克里斯托弗提出未来美台关系的五项原则;1、持续不变,2、事实基础,3、安全保障,4妥定法律,5、政府关系。卡特政府参照上述五项原则,草拟了一份美台“断交”后关系准则的法案,于1979年1月26日提交参众两 院讨论。3月底美国会正式 通过了《与台湾关系法》。

在制定《与台湾关系法》的同时,美台双方就互设机构及关系问题举行谈判。1979年1月16日美国务院宣布建立“美国在台湾协会”,总部设在华盛顿,在台北设立分会。2月15日台湾宣布成立“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1980年10月美台双方在华盛顿签订有关双方代表的特权与豁免权的互惠协定。该协定签订后,“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驻美工作人员以及“美国在台协会”驻台人员,亨有相当于外交人员所拥有的特权及豁免权。美国部长以下现职官员可以顾问身份赴台活动。1978年12 月 17日即中美公布建交公报的次日,美国务院首席法律顾问就宣称,除《共同防御条约》外,美台之间所有现存条约将继续有效等等。

冷战结束后,美国等西方国家继续推行遏制中国的政策。美国政府一方面承诺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执行“一个中国”政策;另一方面又违背上述原则。1994年9月,美国政府进一步调整对台政策,公布了“对台关系五点方案”,实质是美与台发展官方关系。美国国会和州议会多次提出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等方案。 1995年5月,还为李登辉发放签证,允许其访美。1999年10、11月,美国国会还通过了支持台湾台入世界卫生组织的议案。

军事方面 美国务院在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的当天通知台湾当局,终止《共同防御条约》,在1979年内暂停与台湾签订新的销售武器协议,台湾当局发表声明,指责“美国政府片面毁约”。

美国接受中国提出的建交“三原则”,废除了美台军事条约,并于1979年4月26日将驻台军事顾问团和100多名美军撤离台湾。但美国总统卡特签署的《与台湾关系法》竟规定“美国政府将向台湾提供使其能保持足够自卫能力所需数量的防御物资和防御服务。”而且美台《共同防御条约》1980年1月1日被正式废除,1月3日美国务院便宣布,美国政府“应在台湾的政府的请求”,决定向台湾出售2.8亿美元的武器。
其后,中美两国领导人就美国政府售台武器问题有过多次谈判,并于1982 年8月17日发表公报(下称“八•一七公报”),重申“双方遵守上海公报和建交公报的原则”,“美国政府声明不执行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并逐步减少直至最后解决”。但公报发表的当天,美国政府又发表声明,称“对台出售武器按《与台湾关系法》执行,希望大陆对台湾的政策是和平的”。“八•一七公报”发表后的第三天,美国政府通过“美国在台协会”,正式通知“北美事务协调会”驻美办事处。延长在台湾合制F-5E战斗机合同。据台湾“外交部”次长章孝严称,1982年中国政府与美国政府在谈判美向台湾出售武器问题时,美曾向台湾当局作过六项保证:1、美对台军出售没有时限;2、美对台军售保证事前不与中共磋商;3、美无意在台湾海峡担任调停人;4、美不迫使台与中共进行谈判;5、美无意修改《与台湾关系法》;6、美对台湾主权问题不做改变,不支持“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说法。

“八•一七公报”发表后不久,美国务院又辩称对台军售额 应以“通货膨胀指数”为基础,按1979年度军售5.98亿美元折现值8.3亿美元为最高限额。据此,美宣布1983年会计年度对台军售上限为8亿美元。其后几年宣布每年递减2000万美元。如依此进度递减,要到2024年才能终止。据统计,从1979年至1990度,美对台实际军售总额已达到78.76亿美元。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从1985年起,美国军火商以转移军事高科技方式,对台出售先进的武器制造技术,协助台湾实施“四项国防计划”。该计划的主要目标是在90年代更新台湾的防务能力,装备高性能战斗机、导弹护卫舰、新型坦克和现代化导弹系统。1988年美国总统布什上台后,美国政府又多次向台湾出售高性能军事装备,包括航空雷达导航系统,88枚SM-1型导弹、E-2C型鹰眼预警机等,总金额达1.52亿美元。1990年8月海湾局势紧张后,美国政府又不顾中国的反对,向台湾出售先进的“眼镜蛇”攻击直升机。1992年又决定向台出售150架F-16战斗机。近些年来,美国政府每年都向台出售若干亿美元的军火,1999年,仅出售各型导弹、战斗机零部件、E-2T反潜侦察机以及相关雷达、先进管控设备、侦察系统等,就达7亿多美元。1999年10月26日,美国众议院还通过了“加强台湾安全法案”,要求强化美台军事合作管道,美国应明确表示保护台湾的安全等。

经济方面 这一阶段美台经济关系在原有基础上迅速发展。首先。蒋经国于1979年1月23日宣布美台59项经济协议仍然有效。1979年11月美台签订新的航空协定,1980年9月签订新的科学合作协定,1982年6月签订渔业协定,1989年又修订新的渔业协定。1981年9月签订第一个五年谷物协定(1981年至1985年),协定金额为50亿美元。1986年10月签订第二个五年谷物协定(1986年至1991年),协定金额为30亿美元。从1978年起台湾连续派出15个采购农工产品100亿美元 。据统计,1979年美台进出口贸易总额为90亿美元,1997年增为538亿美元,18年间增长了6倍。1952 年至1979年美对台投资共6.66亿美元,1980年至1989年为20.8亿美元,即后段为前段的3倍。与此同时,美对台贷款大量增加。据不完全统计,1979年4项贷款舍计为6.8960亿美元,1980年和1982年两年3项贷款合计11.3050亿美元。其中1982年仅美国进出口银行为台湾电力公司提供的一笔巨额贷款数即达8.5亿美元凡要用于协助该公司建立第四核能发电厂。美在台工商企业共约400多家,在台北设立的银行分行或办事处有20多家。

由上可见,50年来美国对台政策的演变,策略多于实质。美国对台湾问题的立场,由承认“属于中国”倒退为“地位未定”,后又发展到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和克林顿新的“三不”政策。在两岸关系上,美国虽已把台湾当局作为与中国对抗的筹码,变为与台“断交”,只保持相互间的“非官方关系”,但实质关系并未割断,并且鼓励台湾与大陆和平竞赛,利用台湾对大陆搞和平演变。中美建交后,美国炮制的《与台湾关系法》和对台作出的“六点保证”,更公然把台湾当作具有国家地位的“政治实体”,坚持对台军售,全面加强台湾军力。与此同时,美还插手台湾政局和内部事务,推进“台湾政权台湾化”等。这一切,说明美国对台湾的基本政策,即“分而治之,维持台与大陆对峙的局面”,阻止台湾与大陆统一的政策,迄今并无实质的改变。近年来,以李登辉为首的台湾新领导,明里暗里推行背离“一个中国”原则的“一国两府”政策和“双重承认”的“弹性外交”、“务实外交”,实际上正是美国对华“双轨政策”的产物。

美国一些当权者对依附于它的附庸国或政治势力,一贯采取“鼓励与制约”的一阴一阳的两面政策,对于台湾当局亦不例外。前“监察委员”陶百川不止一次地指出,美国一些人是利用国民党作为把守台湾基地的“看门狗”。他们一方面,给台湾以大量的军事经济援助,支持其与大陆对抗;另方面,又在台湾内外扶植和支持反对派政治力量牵制它,甚至准备必要时取而代之。因此,多年来美国当权者连续不断地介入台湾权力结构的转换,美台之间在由谁出任台湾党政首脑和那一派掌权、推行何种政策上,曾发生过多次争吵。

可以预见,美国一些人的介入不仅已经而且必将继续激化台湾岛内的各种矛盾,使台湾政局日趋动荡不安,它也必将遭到海峡两岸中国人的坚决抵制和反对。
   | 联系我们 | 
  地址:南昌大学前湖校区 法学楼2楼 Tel:0791-3969447 领导信箱: hbx3969@163.com
  版权所有©南昌大学马克思主义(政治)学院(2010)  程序设计: 胡咏春(QQ7884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