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相关信息

学院通知
新闻时事
学院新闻

新闻点击排行

2010年世界总览:亚太战略格局紊乱 欧洲福利之船触礁

 
作者:环球网 更新:2011/1/1 来源:环球网 点击:1370
  “在很多方面,2010年是人们想迅速装进档案袋封存的一年。”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6日这样说。从年初25万人遇难的海地大地震到年底朝鲜半岛频频传出的炮声,2010年的大事“罕见的拥挤”,一个名叫“维基解密”的网站、北欧边陲的火山灰、智利沙漠中的一个地下矿井,这些分别在社会和地理边缘上发生的事情冲击了全世界。在这一年中,日本和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互谴对方强硬,印度和俄罗斯使劲往舞台中央挤,美国宣告从“忽视亚洲”的冬眠中苏醒,中国外交被指从“微笑”转为“皱眉”……整个世界似乎处于孕育大变革的前夜。中国又一次被谈论得最多,很多话题让谈论者和中国都很不自在。中国喜欢“渐进”,但一些国家断言中国在180度大转弯。其实没有一个带刻度的标尺能量准世界,因此它量出的中国尺寸也带着错乱。


  “中国之最”冲击世界


  “在德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比中国经济增长更快的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中国的自信。”“德国之声”27日这样总结2010年世界舞台上的中国。文章称,中国的自信通过各种纪录更加膨胀:今年在上海举办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世界博览会;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高速铁路网,速度也创世界之最;中国的天河-1a系统成为世界上最快的超级计算机。中国外汇储备突破2.5万亿美元。最近几个月中国在欧洲仿佛成了救世主,当10月初中国领导人在雅典表示继续购买希腊国家债券时,受到希腊人的热烈欢呼。


  美国《太阳公报》27日刊文挑选了“2010年两大年度故事”,其中之一就是“中国经济继续增长,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同一天的《金融日报》以“中国偷走了2010年的秀”为题写道,当美国为10%的失业率挣扎时,中国却在以同样的速度增长,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把美国公众置于敬畏之中,最近一项民调显示,近半数的调查者将中国视为“世界最强的经济大国”。日本《朝日电视台》邀请18名国际、国内问题专家评出2010年十大新闻中,有两条与中国有关,一是中国gdp超过日本,二是中日船只在钓鱼岛相撞。该台称,这两条新闻说明中国的外交方针发生重大转换,开始凭借自身的经济实力对周边国家展开力量外交。


  英国《金融时报》23日概括2010年中国的“七大印记”,认为其中之一是“皱眉外交”取代区域性的“微笑外交”。美国《外交信使报》评论说,2010年将作为世人见识到中国在外交、军事、跨国经济设施网络和贸易舞台咄咄逼人的年份载入史册,“毫无疑问,中国的崛起及其全球影响是2010年最大的新闻”。评论还称,亚洲已成为一个外交、反制和战略博弈的棋盘。印度被视为制衡中国的一支力量,是这场大博弈的中心舞台。日本是另外一个亚洲大国,西方指望其遏制中国,而日本放弃65年之久的非军事化政策只是时间问题。法新社29日称,2010年,中国巩固了经济实力,其不到3个月两次升息的举动震动了全球市场,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取得了更大权力,“在中国作出的决定影响了全世界”。法新社的这篇报道将2010年的中国称为“政治上孤立的经济大国”。报道说,中国在西方树起了一个顽固、固执的国家形象,这与其利用“软实力”征服西方公共舆论的计划背道而驰。报道引用学者的话称,在外交舞台上,2010年中国经历了“与多数大国关系倒退”的一年,“中国在世界舞台上被边缘化,特别是在亚洲”,而2011年中国会着力改善与亚洲国家的关系。


  《澳大利亚人报》28日刊文反驳西方舆论中坚持“中国必将成为一个突出问题”的倾向。文章说,和过去那些寻求扩大领土控制或影响力的强国不同,中国从未显露出成为扩张主义者的迹象。同时,中国的经济利益促使它与主要贸易伙伴保持友好关系,即便那些国家可能是竞争对手。文章还说,中国的崛起建立在与美国及其盟国非同寻常的经济一体化基础之上,因此,这种关系有望保持稳定。


  成功者,失败者


  马来西亚《星报》将2010年称为“灾难之年”,27日迫不及待地宣布“跟灾难之年说再见”。法国《快报》说,2010年充满了混乱和变数,不论远东战略格局的风云变幻、欧洲金融危机和大罢工所带来的福利制度改革的不确定性,还是全球经济复苏的反反复复、阿富汗局势的前途未卜、科特迪瓦局势的扑朔迷离,都让人感到充满悬念和迷惘,并将之带到下一个年度。


  美联社总结称,2010年是以两张照片开始的,一个是1月初世界第一高楼迪拜塔落成,但仅过了几天,这一事件就被海地大地震的悲剧掩盖,那场大地震造成25万人遇难。报道说,决定2010年基调的还有年底另一张照片:查尔斯王储夫妇在去剧院的路上遇到一帮暴徒,这帮被欧洲金融危机激怒的暴徒围住了他们的劳斯莱斯汽车,这一幕让查尔斯夫妇惊愕、恐惧。bbc在年终总结时称,对英国来说,2010年是“削减经费之斧挥落、学生走上街头的一年”。


  德国《金融时报》日前邀请专家评出了“2010年的成功者和失败者”,中国和德国都被列在“成功者”阵营。德国的上榜理由是2010年该国经济上演了“夏天的童话”,中国上榜的理由是拥有了“超级权力”,比如美国《福布斯》杂志将中国领导人列为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美国领导人则退居第二,反对诺贝尔奖过程中中国也展示了力量。美国和西班牙、爱尔兰、希腊等被该报称为“失败者”,因为“美国梦成了噩梦”、“美国人正在他们的债务里窒息”。该报称,美国不再是国际基调,但世界也不希望中国来领导。


  在印度一些媒体看来,印度显然是2010年的“胜利者”。《经济时报》26日写道,冷战时期,印度的形象是一个贫穷、失常的民主国家。今天,我们被视为举足轻重的国家。这一年,美国总统、中国总理、法国总统、英国首相和俄罗斯总统纷纷造访,这些访问不折不扣地说明了他们如何看待印度在世界新秩序中的地位。但也有英国媒体嘲讽印度,想借英联邦运动会炫耀国家经济崛起的梦想却以耻辱的结局告终。


  巴西、南非被很多媒体视为2010年的成功者,前者“似乎毫无困难地驾驭国家财富与蓬勃发展的民主”,后者成功举办世界杯,这是世界杯第一次在非洲举行。美联社28日委婉地把日本列在“失败者”之列。报道称,日本人想忘掉这一年,报道引用该国民众的话说,日本夹在中美这样的大国之间,韩国也成为主要竞争者,“我们能做的选择很少很少”。俄罗斯《晨报》27日刊文说,2010年俄罗斯外交的主要结果是它不再追求超级大国的名分,这种理性的务实主义是基于对当前形势的清醒认识:军事实力下降、经济薄弱、科学发展停滞、工业基础遭到破坏和人口危机。


  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传媒学教授鲍威尔2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像墨西哥湾漏油事件、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等虽然都入选多国媒体的年度重大新闻,但真正能对世界起决定性影响作用的,还是西太平洋的形势。比如朝鲜半岛一旦发生战争,世界上除了欧洲之外最主要的国家都可能卷进来;就算是暂时太平无事,美国重返亚太的成败也将在西太平洋决定,如果美国成功了,那么还可能再做老大几十年,倘若失败,“世界警察”转而关注国内问题,那或许将是21世纪前50年内最有影响的事件。


  2011:美国年?中国年?


  英国《每日电讯报》称,2010年是奥巴马“彻底降落凡尘的一年”,在国内国外都被烦恼困扰,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依旧黯淡,美国看上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分裂,2011年1月5日,美国新国会将正式亮相,严重考验奥巴马的妥协技巧,伊朗核问题等国际问题同样如此。“金砖四国”一词的发明人,高盛资产管理公司董事欧尼尔在最近发表的报告中预告,2011年将是“美国年”。他认为,未来两年美国会是全球经济的一个亮点,2011年经济增长率估计能达到3.4%,2012年增至3.8%。德国《法兰克福汇报》27日则以“2011,中国年”为题说,中国将在聚光灯下,中国对抗通货膨胀和中国援助欧洲债务危机将成为影响世界的大事。英国《每日电讯报》预测2011年时认为,对2011年世界的各种问题,中国将是答案中的一个重要部分。该报称,美国经济难以恢复元气,中国可能在人民币升值问题上面临压力,发达国家的行动以及中国的反应,可能加速一场全球贸易战的出现,但也可能将世界经济置于轨道之上。报道说,2011年3月,所有目光都将聚集在中国新的五年计划上,看中国准备采取多快的步伐刺激增长。


  俄新社27日列出了2011年将要发生的大事:法国成为g8和g20集团主席国,伊朗布什尔核电站全面启用,拯救爱尔兰,苏丹南部公投,美军和联合国援助团撤离阿富汗,美国迎来“9·11”事件10周年……不过,许多人更为关切的是美国和中国的关系会怎么走。美国“大西洋在线”27日说,有专家将2011年的全球经济称为“美国和中国之间的一场竞赛”,一方的成功有赖于另一方的失败。“大西洋在线”的文章标题相当耸动:“2011:美国vs中国,经济之死?”路透社列出的“2011年五大异想天开”,其中之一就是“人民币实现浮动汇率”。美国知名财经网站minyanville评论说,2011年及之后一段时期,中国将面临两大挑战。一,必须决定是否及如何进行建立在经济和政治改革基础上的经济转型;二,必须判断如何在向国外投射权力及充当建设性的全球领导角色之间取得平衡。(本报驻美国、日本、法国、德国、俄罗斯记者 萧达 孙秀萍 杨明 青木 柳直 本报特约记者 汪北哲 李明)
   | 联系我们 | 
  地址:南昌大学前湖校区 法学楼2楼 Tel:0791-3969447 领导信箱: hbx3969@163.com
  版权所有©南昌大学马克思主义(政治)学院(2010)  程序设计: 胡咏春(QQ7884174)